当前所在:首页 >> 举案说法 >> 检爸手记:家门口的那盏灯

检爸手记:家门口的那盏灯

时间:2018-08-30 00:26:00 来源: 作者: []

  “检察官,您看还有其他什么事吗?”

  “没有了,你的犯罪记录我们已经封存,你可以正常的读书工作,希望你未来一切都好。”

  “嗯,嗯,好的,谢谢你们了!”

  2018年8月6日,武侯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办案区里出现了这样的对话。小H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,笑起来的时候带些羞涩与俏皮。而此刻获知不起诉的她,更是多了份轻松和愉悦。在与我们的谈话里,也将对家的眷恋和对未来的憧憬表露无疑。

  8个月前的我无法想像,短暂的一段时光却像是遇见了另一个她,而她自己,也许也是这样的感觉。

  2017年11月,小H因和小M有过节,计划偷拿别人的手机后放到小M的房间,栽赃到小M身上。事情败露后,小H被以盗窃罪移送审查逮捕。当我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她的时候,她的眼中写满了倔强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去偷别人的东西啊?”

  “他对我很不好,我让他吃点苦头有什么不对?”

  “那被害人跟你也没有矛盾啊,你为什么要拿他的东西啊?”

  “我又不是真的想拿他的东西,最后肯定是要还给他的啊”

  “未经别人允许,拿别人的东西,就是盗窃啊………”

  在对她进行法治教育以后,我将话题引到了她的成长经历上。

  “爸爸刚才说很久都没有跟你联系上了,为什么不跟家里联系呢?”

  “我不想回家,他们都不相信我,我妈每次想知道我的事,都是问我的朋友、同学,都不问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你觉得妈妈不信任你呢?”

  “她什么都不跟我说,也不跟我沟通交流,我做错了事,她就只会骂我。”

  “那你现在愿意回家吗?”

  “不愿意,我就想在成都,我不想回我那个家。”

  话中充满了对母亲的责备与对家庭的抗拒。这时的我才发现,这不仅是一个不懂法的孩子,也是一个没有“家”的孩子。而这,也迫使我想为这个孩子做些什么。

  经过与小H的父亲的沟通,我了解到他们愿意对孩子进行监管,并表示想把小H带回家。我感受到了小H父母的殷切与关心。但当她被作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,被释放的第二天的夜里,我就接到了小H母亲的电话。

  电话那头言辞急切又愤怒。

  “检察官你好,我是小H的母亲,你们还是把她抓回去关着吧,我实在管不了她!”

  “你好,请问出了什么事呢?”

  “她本来答应跟他爸回来的,结果走到车站就跑了,你说好气人嘛!我给你说嘛,她从小就是这样的,说一套做一套,我根本没办法相信她!”

  “小H妈妈,你们有没有想过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呢......”

  短暂的沟通并没有带来想像中的幡然醒悟,小H母亲在电话里向我数落起孩子的“十宗罪”。

  后期,经过与小H以及家长沟通,加之矫正的需要,小H最终还是留在了成都,并且开始了社会调查以及帮教工作,同时针对小H的家庭情况,还安排了针对性的强制亲职教育。

  在司法社工提交的社会调查报告中,我们看到了小H逃离家庭的原因:妈妈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与小H青春期叛逆的身心特点相碰撞,蹦出一个又一个母女间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。但其实小H对家的渴望以及其父母对她的爱都极为明显,但唯独身在其中的双方熟视无睹。

  但也正因如此,在我们,以及司法社工,心理咨询师的努力下,我们欣喜地看到慢慢的,慢慢的,变化出现了......

  “我刚跟小H电话,她告诉我说她正在和她妈妈一起逛街了,这放在之前真是难以想象呀!”社工开心地向我反馈。

  “原以为只能开展远程亲职教育的小H的妈妈,居然愿意每次奔波几百公里从老家专门过来接受亲职教育!”心理咨询老师也给我反馈着。

  后来,小H妈妈在微信里给我发了长长的信息:

  看得出这简短的句子里有错别字也有些表达不清楚,但我能理解她的开心,也乐于看到她愿意为了孩子付出点滴改变。

  在结束帮教的最后一个月,小H给写了一封信给我以及司法社工:

  信:

  “我也知道我妈妈爱我,但可能就是她不会表达,性格比较急躁, 所以才会导致我们有时候沟通困难。我真的非常感谢您和社工老师们 ,如果没有您给我这个机会,可能我真的越来越颓废下去了,犯下的错误也会越来越多,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激。我会向你们展现出不同的我,让你们放心。参加活动第一次,我觉得很快乐,一点都不拘谨,觉得就像和自己的朋友一起玩儿。我喜欢这样的方法让我明白一些道理。我觉得生活不会这么糟糕,虽然这里有点困难,但我相信只要我跨过去了,我在下一个路口我就会发现还有很多美好等着我去探索。像这种来之不易得机会,是您给了我,如果没有您的关爱也就没有现在的我,我也不会和父母相处得这么融洽和快乐。”小H在沟通中开始慢慢认识到自己和与父母之间的问题。

  信很长,言未尽。我们愿意看到一个又一个皆大欢喜的大团圆故事。

  在我们对她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之后,小H为了努力考取幼儿教师资格证而准备着。从她的朋友圈里,我也看到了她和妈妈亲密的合影,也在她的脸上看到了绽放出的灿烂的笑容。

  犹记得她离开检察院时与她的对话:

  “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,到了的时候给我发个消息。”

  “嗯嗯,检察官放心,不管多晚,始终有一盏灯在等着我回家”

时间会告诉我们

简单的感情

最长远

平凡的守望

最温暖

分享到:
[关闭][返回顶部]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执法调研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北京中农兴业信息咨询中心主办——金政互联·三农法制调研176网站群平台成员——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——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执法调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4-2018 zfdyw.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
联系电话:010-56019387 咨询电话:010-57028685 15301049535 监督电话:15010596982
联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
客服1: 客服2: 业务: